永恆的記憶-中華民國海軍五八敦睦艦隊訪問紐西蘭進威靈頓港紀實 海軍官校58年班 畢業40週年系列

  1. 永恆的記憶-中華民國海軍五八敦睦艦隊訪問紐西蘭進威靈頓港紀實                   

官校58年班學生:溫在春

原刊載於中國海軍-中華民國五十八年第七期

 

澳洲雪梨至紐西蘭威靈頓航線以海象險惡,馳名於世,與台灣海峽、北海、加勒比海並稱世界四大危險航行區域。這一次我海軍五八敦睦支隊,不畏險阻艱辛,肩負起國家所賦予的三大使命:第一、利用此一遠航機會,訓練我官校應屆畢業生,使其熟悉海上技能,並將所學理論用之於實際。第二、敦睦邦交。第三、宣慰僑胞。在遠渡重洋,訪問東南亞、澳洲及紐西蘭的航程中,我們曾在世界世界四大危險海域之一的澳洲雪梨至紐西蘭威靈頓航線一帶接受訓練,其航程的艱險,足可媲美五百年前的鄭和下西洋,而名存史冊。本文即是筆者在DD-19驅逐艦見習進入威靈頓港的際遇。

    民國五十八年五月七日下午這一天,經過七天的海上航行與訓練,海軍五八敦睦支隊所屬的三艘戰艦DD19驅逐艦、DE27護航驅逐艦、PF33巡防艦,由澳洲雪梨港駛抵紐西蘭南島北部的海灣下錨,實施清潔保養,準備羿晨進入威靈頓港訪問,這時距北島最南端的威靈頓港約十海浬。由於七天來,海象始終險惡異常,風力經常在六至八級之間,海浪滔天,湧如瀑布,且風雨交加,海浪與風雨不停地拍擊上甲板,加上南半球高緯度地帶適逢冬季,寒風刺骨,僅有攝氏1度,航行期間,官生兵除了訓練與值更外,大多在住艙休息或活動。如今好不容易,風力減弱,雨也停了,同時紐西蘭的國土已遙遙在望,大家也顧不得航行的辛苦與侵肌的寒氣,紛紛由艙內爬上甲板,呼吸呼吸新鮮空氣,活動活動筋骨,欣賞紐國秀麗的山川與近海的建築。有人在望遠鏡中發現了遠處南島高山的積雪,對於生長在亞熱帶的我們,興奮異常,大家開始臆測,渴望著威靈頓港之遊,能飽賞雪景,同時,大家對紐西蘭的一切議論紛紛,一下子彷彿都成了紐國通。也難怪,翌日海軍五八敦睦支隊將寫下中國海軍首度訪問紐西蘭首都的一頁歷史。我們官兵生怎能不有概要的認識呢?這時飽經風浪的我們,以為剩餘的十浬航程,將很容易熬過。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第二天五月八日,對於我們海軍官校五十八年班應屆畢業生甚或支隊全體官兵而言,都將是個永遠難忘的日子。

    五月八日清晨,霧色迷濃,紐西蘭南島北部小灣風力七至八級,支隊各艦於五點八分先後起錨,開往威靈頓港。出了小灣,風力大增,七轉十一級,風速高達56-63節。躺在吊舖上就寢的我們,但覺吊床有如嬰孩的搖籃,左右搖擺。而一些沒固牢的東西,爭先恐後的滑落地上,叮噹作響。忽地船向右作四十五度以上的傾側,我幾乎由吊舖上給跌落下來,由於船體左右傾斜搖擺不止,好不容易沿著床旁走道,順著階梯,爬上前甲板,來到盥洗室,猛不提防,裝了水的漱口缸猶未放定,已跌落在數呎之遙,這時人也站不住了,只好緊緊抓住固定的不鏽鋼臉盆,我開始體會出這是個不尋常的惡劣海象。出門看個究竟,但見海浪頻頻互撞,濺起一片不見天際的水煙,海象是沸騰似地,無止地翻滾。使這龐然巨艦也隨波逐浪作四十五度以上的傾斜。而五百碼外的二七號軍艦,看來有如潛艇,隨波逐浪,有時竟連九十餘尺高的桅桿,也被山一般的巨浪所掩蓋得無影無蹤,不消說,千碼外的三十三號軍艦壓根兒看不到。

    六點十五分擴音器裡傳來飯廳擺桌的汽笛聲。聽說今日早餐吃油餅、稀飯,我和同伴們一樣利用船體擺正的一剎那間,以跑百公尺的速度,奔向前甲板士兵下飯廳。那時,飯廳內人員稀少,不像往常那樣座無虛席。在用餐的人,各各緊握餐盤,抓住東西,顯出海軍特有的吃飯本領。有位水兵一不小心,盤子已由左舷的桌子飛到右舷來,稀飯滿地,狼狽不堪,看了他們的用餐情形,我不用稀飯了,要了兩張油餅離開,隨著五十五砲何班長與民54年台海八六海戰的英雄宗拔維班長,跑到洗衣房前,靠在左舷第一梯口旁的機器,開始享受這獨特的早餐。忽然一個巨浪使艦體向左作四十五度以上的傾側,湧如萬馬奔騰,直闖上中甲板前段,我與何班長機警的地捉住了機器上的帆布罩,總算沒有被大浪捲去,然而褲子已濕了一大半。此處非久留之地,我與何班長進了洗衣房,我們在洗衣房內,極目張望,威靈頓港的山頭隱約可見。爾而一波巨浪把本艦打入浪底,威靈頓港外的山頭頓然消失,忽的一個巨浪又把本艦打入浪頂,威靈頓港山頭赫然在前,不及數百碼,如此週而復始,情況相當惡劣。服務海上二十餘年的何班長與宗拔維班長都說:「我們服務海軍艦艇二十餘年,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風浪。」又說:「這次你們同學遠航遭遇到十一級的風浪,可算是名副其實的訓練了。」

    七點四十五分,航行班開始交接更,我上了艦橋,擔任進出港右舷羅經方位測繪手職務。當時海象險惡有增無減,且寒氣侵肌,冷不可當。我站好了部位,但見本艦艦首不停地在水中進出,前甲板五十一砲與前段五十二炮乃至整個艦橋都在浪花淫威之下,而打在臉上的浪花正有如針刺般地疼痛,但基於責任與榮譽,我不敢怠慢,咬緊了牙關,緊抱右舷羅經複示器,利用方位圈不停地把威靈頓港口燈塔之真方位報告艦長黃忠能上校,這時艦隊指揮官劉定邦少將上了艦橋,不啻注了一針興奮劑,大家與海搏鬥愈戰愈勇,此後不久,後舵房傳來進水的消息,而瘋狂的巨浪正不停地衝入後甲板上的通風口,由是流入後舵房,情勢相當危急,因為後舵房舵機馬達與配電板倘若侵水,必將立刻短路失靈,而導致舵力的消失。卒因值更人員的努力,本艦保持了後舵房舵機的功效。本艦在掙扎中,進入了威靈頓港狹窄的航道,港口燈塔已逐漸消失在我們的視界中,此時艦長黃上校,在望遠鏡中發現,霧色迷濃中的港中小島燈塔,乃命我觀測,由於能見度極差,該一燈塔既小又低,一時未能發現,所幸航行值更官通信官張至德少校在旁助陣,找到了閃閃發光的小島燈塔,乃緊盯不捨,不停的測繪,並將結果報告艦長,雖然這是有如螢火般的燈光,但卻是指引我們走向正確航路的最佳憑藉,或許是避免利用順風向與順潮湧方向,艦長採取直向小島航行,以致小島燈塔方向不變,眼見船就要上山了,忽然艦長下令「左舵十五度」,躲開了小島,我們進入了另一方向的航道,風力頓然減弱,。但還是在七至九級之間,艦長不敢疏忽,下令「全體就起落錨部署」,隨時準備下錨,以策安全。且由於風大湧急,艦長不停地下令修改航向,隨然這令操舵手增加不少負擔,但卻是使本艦航向正確航道所不可避免的措施。船在新航道上緩緩而行,不久威靈頓碼頭已在邇,領港船疾駛而來,我艦未及停車,紐國海軍人員已自領港船上跳躍而上。他們對中國海軍戰勝驚濤駭浪,勇進威靈頓港的精神,讚不絕口。九點鐘左右,本艦靠泊威靈頓港,檢視全船,艦尾旗桿折斷,欄杆斷了一條,後甲板工具箱被大浪撞扁,51砲砲塔凹陷輕度變形,三十分鐘之後,二十七號軍艦續到達,卻一直未見三十三號艦進港。原來三十三號軍艦中途遇險,主機舵機失靈,隨波逐流,驚險萬狀,全船穿上救生衣,準備在萬不得已時棄船。就在船快要被浪沖上山時,憑著無比的信心、勇氣與技術,終於動力恢復了,然而這卻是十九號軍艦進港的一個多小時以後,而且他們是穿著救生衣站進出港部署的,足見當時情況之危急。

    中國海軍堅毅無比的信心、毅力、勇氣與高超的航海技能,經得起強風巨浪的考驗,因以廣載在紐國各主要報章上,獲得紐國上下一致的讚譽,我們的訪問,空前的成功,空前的熱烈,創下了中國海軍訪紐的成功史實,也創下了各國海軍訪紐的最佳紀錄。我們獲得的讚譽最多,與我們結與朋友的紐國人士也最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友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