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雄風2E及雄風3型飛彈–(海軍官校38年班耆將)徐學海–山景城

 [轉載]原載美國《世界日報》,2007/11/7

 
談雄風2E及雄風3型飛彈
 
(38)徐學海–山景城
 
 
 
    近日,台灣的平面媒體對"雙十國慶"遊行展示的飛彈大事炒作,特別是對由"中科院"研發的雄風2E型飛彈(這次遊行並未展示),更強調它是一種戰略性的嚇阻武器,其射程可達大陸上海和很多的軍事目標。
 
    筆者於役海軍41年,于1974-1980年間,擔任海軍少將兵器學校校長凡6年餘,繼任艦隊訓練指揮部中將指揮官3年多。此期間,海軍艦隊武器革新為飛彈化,"中山科學院"奉命研發雄風1型飛彈,筆者負責艦隊官兵操控飛彈系統的訓練,以及對雄風1型飛彈的測試和驗收,進而研訂《作戰準則》。因業務的需要,筆者受聘為"中科院"顧問若干年,由於長期涉獵飛彈作戰的範疇,故不得不長期深入地閱讀有關美、英、中(中共)等國家發表或秘傳的飛彈作戰種種資料。爰就個人所識,就此一問題,發表淺見如後,敬祈方家指正為禱。
 
    近代飛彈被世人所重視,係始于埃(及)、以(色列)戰爭。當年以色列一艘驅逐艦駛近埃及塞德港外,遭到埃及飛彈快艇以俄製的"冥河"艦對艦飛彈擊沉,終於讓以色列體認到飛彈的威力,遂全力研發飛彈。若干年後,英國組成龐大的"任務艦隊",遠征南大西洋福克蘭島,和阿根廷開戰。該任務艦隊一艘護衛艦突然遭到阿國空軍"戰旗"軍機、以法國製"飛魚"空對艦飛彈擊沉,再度展現了飛彈的威力。
 
    現在,有人認為台灣研發的雄風2E和雄風3型是嚇阻武器。這是值得商榷的。"嚇阻"一詞係冷戰時期所產生,由於美、蘇雙方都擁有足以毀滅對方的遠程戰略核武飛彈,遂形成一種"僵持",彼此都不敢貿然動用此種"終結"武器,世人遂稱之為"嚇阻"武器。然而雄風2E和雄風3型飛彈有否前述飛彈的威力,形成對大陸"嚇阻"?答案是否定的。
 
    時至今日,除戰略性洲際核子飛彈的威力係屬"終結"性,不予討論外,飛彈在戰場上,對空中的戰機和海上的艦艇的打擊最為嚴重。任何一型戰機,無論其大小,或是飛行速度多麼快,一旦經由飛彈系統"鎖定",除非機載電戰系統具有神奇的效能、讓飛機"脫鎖"(這是可能的),否則,定必遭來襲飛彈機毀,絕無倖免。至於對艦艇,今日,被認作具有"反飛彈"飛彈戰力的美國"神盾"驅逐艦或巡洋艦,對低空來襲的艦對艦或空對艦飛彈(特別是遂行飽和攻擊),仍然遭遇了瓶頸。是故,台灣多型的作戰艦,均裝配了價格昂貴的"方陣系統"。它是一座多達6管、以兩部雷達操控、全自動的高速機關槍,每分鐘發射子彈逾2千發,俾來襲飛彈接近艦體2000碼時,以密集的槍彈擊毀之(該系統在台灣一次演習中,將台灣"金鷹航空公司"一架拖靶噴氣機擊毀,機員4人遇難)。除此,台灣的作戰艦亦裝配了"軟殺"的電戰系統,以多種電戰功能,"誘"使來襲飛彈轉移他處。
 
    至於對岸上目標言,飛彈的威力只是一枚巨型的炸彈。試問,當年抗戰期間,日本軍機對我各大城市的轟炸是多麼慘烈,雖然我們軍民死傷無數,財產損失嚴重,可是對我軍戰力的影響仍然有限。台灣的雄風2E型飛彈造價昂貴,即使生產了100枚,甚而更多,將這些飛彈投射至上海或是東南沿海各城市,所造成的傷害實在太過微不足道了,怎能說得上對大陸的經濟和政治造成所謂"震撼"呢?反之,如果大陸因上海或是其他城市遭到台灣雄風2E的襲擊,遂行報復,那將會是台灣的大災難了。又謂可以對抗"解放軍瞄準台灣的短程導彈陣地",這是想當然矣!須知,中共瞄準台灣的短程飛彈是不會部署于固定的陣地上,而是以機動平台負著飛彈游移于廣大的山區上,自奈何不了它。或許有人認為美國打伊拉克時,亦有使用巡弋飛彈攻擊伊境內多項目標。是的,美國在波灣的艦隻多次以巡弋飛彈攻擊巴格達胡森藏身的特殊地窖,及其"指管通情中心",但絕不會以此昂貴的武器去攻擊一般性目標的。
 
    說到雄風3型飛彈,這是一種艦對艦,亦即是攻船飛彈。它是從雄風1、2型演變發展的。當然,它增加了射程和射速,使得被攻擊者在防禦上更為困難。然而,增加了射程,隨之導致兩項大問題:一、在超越海平面的作戰,攻擊者如何去確認目標(軍事術語稱"Targeting")。攻擊者如果未能有效地確認目標,是不敢貿然攻擊的;二、在超越海平面作戰,由於地球的球面限制,武器系統的雷達,無論是追尋雷達或是飛彈導引雷達,均有距離限制。是則必須仰賴中繼平台、將雷達發射電波延伸,雄風3型飛彈始能有效達到其遠距離目標。而此一中繼平台會是艦載直升機。台灣海峽空優一旦喪失(可以預期的),直升機就無法升空。而夜間作戰時(台海空優喪失後,海軍只能遂行夜戰),由於直升機無法升空,雄風3型飛彈的威力自無從發揮。上述兩項瓶頸,是不容易突破的。
 
    有謂將雄風3型配置于各外島,俾阻絕中共海軍艦隊的行動。須知,一旦台灣海峽空優喪失,各外島的飛彈陣地必然遭到中共空軍炸毀。
 
    以上係就飛彈的戰略性和戰術性問題作一概略的探討。今日,無論美國官方或智庫怎樣地掩飾,說中共的軍力和台灣相差無幾,並大力鼓吹台灣進行多項軍購,而台灣的當權者亦深以為有了軍購,中共如果對台灣或是金馬等外島動武,美國必然會馳援。試問,一旦中共遽然以短程飛彈密集攻擊台灣海、空軍及其基地和電力系統等,同時以軟硬兼施的手段佔領各外島,美國佬如何去應對?
 
    總之,今日的球是在中共的手裡。他要怎麼耍,多的是"戲本"。台灣的獨派人士和當權者都是些戰略白痴,會將台灣推到極端凶險的境地而不自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OC NAV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