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讀耆老王兆銘先生雅龍軍艦鯁門大捷紀實 感言

    民國43年家父陸軍中校溫漢江駐防大陳島,其時本人7歲,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及長始聽聞家母訴及大陳島撤退始末與艱苦歲月,每天家母都是提心吊膽,擔心著家父的安危。王兆銘先生所著雅龍軍艦鯁門大捷紀實 ,見證了當時大陳島守軍與海軍艱苦卓絕,奮戰不懈不懈的勇氣與精神,令人崇敬。軍隊作戰不離補給線,大陳島終因補給線過長而撤退,艦長梁天价上尉率艦作戰大捷,全艦官兵同舟一命,生死與共英勇事蹟是海軍官兵典範。
 
 雅龍軍艦鯁門大捷紀實                 王兆銘先生

一、前言:這是上個世紀,五十四年前(1954年)我海軍一次令人激奮又傳奇、孤艦深入敵陣的海戰,在任務達成後還創下擊沉敵艦兩艘,重創其三艘的戰果。

當時筆者有幸為雅龍艦戰鬥人員一份子,親自參與了這次名震中外的海戰。
二、浙海蛟龍:當時駐防大陳編號一0六的雅龍艦是日本投降後交給我方的炮艦,重四五0噸,改裝後火力有三吋主砲一門,四十公厘砲一門,副砲二十五公厘六門,加裝平面雷達一具,官兵編制六十六人,歷年來經過不斷的演訓,外島駐防,敵前巡弋與實戰的戰果,已成為一艘獵犬型敏銳靈活的戰艦,被大陳島友軍譽為浙海之龍。
三、海戰背境:民國四十三年五月中旬,敵海、陸、空軍動作頻繁,先後佔領東磯、鯁門、頭門、竹嶼等真空諸島,顯已準備奪取我控制下的上下大陳、一江山與披山各島嶼,冀能除去浙江海域背上的芒刺。當時駐大陳特種艦隊兵力有太康(旗艦)、信陽、永昌、永修、及PGM巡防艦101103104106等九艦,司令是驍勇善戰的劉廣凱將軍。雅龍艦因經常單艦或與友艦臨時編組擔任強力搜察敵蹤任務,在巡弋途中與敵發生遭遇戰大小不下於十二次之多,每次均由我艦主動攻擊,射擊又神準,敵艦被攻擊後即四散落荒而逃,可見該時敵軍無論訓練、裝備、士氣均甚落後。
四、臨危受命: 民國四十三年五月十六日 傍晚,在披山海面執行巡弋任務的雅龍艦接到旗艦電報隨即返航大陳,向旗艦報到,艦長梁天价上尉登上旗艦,覲見了司令,此刻旗艦官廳坐滿了防衛部與艦隊部官員,司令先是分析了當時敵情,說明被佔領的鯁門島上尚有國防部情報人員及美軍顧問十餘人未撤離,退藏於該島東南一山洞內待援,雅龍艦的任務是率八0號機帆船拖帶兩艘舢舨,出敵不意於當晚二二00時出發,潛入敵艦隊封鎖之鯁門水道待十七日凌晨0二二0低潮洞口露出時由舢舨駁接該批人員登艦返航,且須堅守下列三要點:()沿途無線電靜止,只收不發。()在任何情況下,雅龍艦及八0號艦不得落於敵手,必要時可開啟海底門沉船。()以接出該批人員任務為重;司令在下達命令後問梁艦長在執行上有無困難,艦長回說有信心完成任務,在離去時司令親送至官廳門前緊握梁艦長的手說此去任務重大…你家裏由我負責,一切放心好了。
五、深入虎穴:雅龍艦一切準備就緒,會同八0號艇於二二00時起錨出發航向鯁門,記得那天是 農曆四月十四 ,是個月霧濛濛的天候,夜涼如水,雅龍艦在平靜的海面上以八節的航速前進。

為了故事的扼要簡述,茲將整個任務執行經過的險要關頭分成數節訴說如後:
(
)東磯島的敵艦:雅龍艦駛近東磯島時發現東磯東南方,距離 三千五百碼 有敵大型D.E型護航驅逐艦一艘,同時旗艦電示必要時可繞東磯西航避開與敵遭遇,但梁艦長分析:西航較預定航線遠 八海浬 會費時而延誤低潮抵達洞口的時機,何況因無線電靜止的約束,無法通知 五百碼 外同行的八0號艇改變航向,如猝然迴避,勢必引起猜疑,反易觸發海戰,由雷達戰情描繪算出該艦航速12節較雅龍艦快四節,而雅龍艦因背對月亮居於晦面,雖同方向航行,對方不易發現,故繼續原航向行駛。
(
)陷入鯁門敵艦重圍中:雅龍艦與八0號艇終於過東磯;穿高島,進入鯁門港內的營救會合點,正是凌晨0二一五,吃水淺的八0號艇靠近該點放下舢舨,海面的輕霧漸漸加濃,兩隻舢舨划向遠遠的蒼茫中。雅龍艦就在鯁門與高島港口的東北方海域緩緩來回游弋警戒著。此時從雅龍艦雷達室發現鯁門港中有兩個大型目標,由望遠鏡證實為敵艦D.D型驅逐艦及P.G型巡防艦各一艘錨泊中,依作戰經驗正是我艦擊沉他們的良機,但梁艦長以任務為重而忍耐自制,在持續來往巡弋等待舢舨返回時,雷達室又發現小鵝冠東北有敵艦四艘成橫隊駛來,接著又發現鯁門水道敵艦三艘亦朝向本艦駛近,艦長不得巳只好將雅龍艦駛向高島陰影下掩蔽,時間是凌晨三點,在焦急的等待中,八0號艇終於駛近雅龍艦左側,報告舢舨仍未折返,是否被俘?或是該洞被敵人偵知佔領而俘虜了該批人員?故意利用該批人員求救以誘導我們都成了甕中之物?是否即刻脫圍返航?梁艦長看時間是凌晨四時,司令有交代過了四時未見舢舨折返,即可返航,但艦長仍命八0號艇再駛向洞口觀察一次。
(
)敵艦開火不還擊:八0號艇離去後,雅龍艦從後跟進駛離陰影,港中錨泊的敵艦在二五00碼 外突向雅龍艦砲擊,彈群向暴雨般落向雅龍艦四周,水柱四濺,卻奇蹟般沒有一發擊中,艦長沉住氣,再向陰影中駛去,敵見我無反應,怕誤傷自己人,乃用燈號向雅龍艦辨識敵我,艦長命信號士官王兆銘需與周旋,以延長八0號艇及舢舨回航時間,王員果不負使命,先是一字一字接收他的信號,敵方用的是羅馬拼音,我方用的是注音符號,真的是雞同鴨講不通,王員續回以無任何意義的摩斯碼,致對方因敵我難辯,未再開砲,也未再向雅龍艦接近。
(
)碰船!碰船!:雅龍艦在敵艦群中,一面執行任務一面迴避,0四三0時,八0號艇折返靠近雅龍艦左舷用話筒報告洞口仍沒見舢舨,但有三艘敵艦向這裡接近中,時間0四三五AM微風拂面,濃霧驟起,視界模糊不清,雷達室報告右前方有一目標正在接近,如方位不變可能碰船,艦長下令停陣,並命各砲注意,瞬間!一長條黑影迅速地接近艦首正橫,「注意碰船!同志!注意碰船!同志!」敵艦上人生嘈雜而驚慌,當其船尾駛過本艦艦首時還有數人用手推著雅龍艦船首,唯恐被碰撞,兩艦就這樣擦身而過,在這緊張的剎那中,如果本艦加速全力衝撞,將敵艦從腰撞折沉沒,或待其駛過剎那間,集中火力砲擊,均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艦長認為任務尚未完成,衝撞未必於我無損,開火是暴露了我艦的隱密,一切以忍為上策。
(
)黎明的海戰:在白茫茫的濃霧中,和我艦幾乎相撞的敵艦為三百餘噸級的YP型炮艇,該船首尾上翹,船中較低,駕駛台上亮著一盞燈,首尾各砲隱約可見。000時,八0號艇還在鯁門岸邊搜尋舢舨,雅龍艦緊隨其測後,此時黎明的曙光在東方的海上露出一絲魚白,四周海面濃霧漸散,八0號艇左側的砲艇首先向他開火,隨後另兩敵艦亦同時射擊,八0號艇被擊中一砲,二人受傷,向雅龍艦呼救,我艦一面加速前進,一面命各砲向敵齊放,同時用無線電話〈因已接敵故解除無線電靜止〉告知八0號艇加速向一江山駛去脫離戰場以利我艦戰鬥。
(
)主動攻擊:00AM,天色已明,鯁門港內的敵艦亦相繼起錨出港,敵艦群分為兩組,四艘於東南,五艘在西南,再加上東磯那艘D.E型驅逐艦,總兵力達十艘之多,唯敵艦前後分散、漫無隊形,先後由兩個方位向我發砲射擊,一時間五吋砲以下各式砲彈破空嘶嘯向我飛來落在本艦週遭,艦長臨危不亂,認為只有接近主動攻擊,才能勝出,0五二0,雅龍艦以戰速急進,先命各砲集中射擊左前方 三百碼 之目標,該敵艦被我艦首三吋砲直接命中起火,其餘敵艦駭怕成為攻擊目標,乃亂砲射擊,雅龍行動敏捷,轉過頭來駛近另一敵艦,再集中火力射擊使其重傷,該艦立刻傾斜不能動(次日經大陳防衛部證實以沉沒),此時敵艦所形成的包圍圈愈來愈近,雅龍艦已無法決定集中火力先攻哪一艘,只有命令各炮自動分火射擊,其間,我艦舵房左側中彈但無傷亡,二五一炮中彈,射手兩人受傷,修理班及醫務人員迅速趕出搶救及療傷。
(
)銳利回馬槍:先是00五到0五四五時,大陳旗艦曾兩次電諭雅龍速返大陳,但如今身陷群敵中,艦長認為惟有戰鬥、置之死地而後生,在敵陣中旋迴翻騰,一如蛟龍,由於不斷的發射,艦上各砲砲管皆已高熱通紅,既不能停歇,又不能更換新砲管,只有命修理班用水冷卻,一面繼續發射,0五五五 雅龍艦終於趁隙以高速衝出了重圍回航,但仍有兩艘敵艇不甘心,緊追不捨,艦長見獵心喜,決定來一個回馬槍,下令右滿舵將船轉過頭來,命砲長陳志新用三吋砲隊準兩艇先後射擊,不料砲砲中的,將兩敵艇轟的東歪西斜,直冒青煙,正待駛過去收拾他們,忽然一艘大型敵艦由東磯方向出現並向我射擊,雅龍艦只得丟下重創的敵艇,00六高速駛離戰場,奔回大陳。
六、戰果輝煌任務達成:00四航進了大陳東口,0七一五,雅龍艦尚未靠好太康,司令已經在旗艦右舷從欄杆上翻身過來了,艦長本欲集合全體官兵聽司令訓話,但司令站在三吋砲位上說大家圍過來站好就好,司令因驚喜我們能突圍安全回來而流淚,實因昨夜我們優異的表現和輝煌的戰果而欣慰,最後說一件令我們最開心的事,由於我們無畏無懼在敵陣中周旋,吸引了敵方的注意,那兩隻舢舨於0二二二巳順利的接出全部人員後離開,因當時微霧濛濛,港內艦影幢幢,分不清敵我,如果登錯船豈不自投羅網?所以舢舨自行決定划向最近仍由我方控制的漁山,天亮時已安全抵達,所以你們不但打了個大勝仗,任務也圓滿達成了,當時艦長的欣喜可想而知,官兵們之雀躍歡呼自不在話下。
七、榮頒青天白日勳章:雅龍艦殲敵大勝的捷報,不旋踵傳遍了全國各地與世界,海內外的軍民同袍無不振奮歡欣,雅龍艦官兵的英勇與出神入化的戰技及海戰經過被各報、各電台列為熱門新聞,梁艦長與全體官兵一夜之間被國人視為戰鬥英雄,先總統蔣公依據戰績及作戰精神,特頒一座最高榮譽的青天白日勳章給梁艦長,其他官兵亦榮獲海功獎章和獎狀,全國各界在雅龍艦於五月底凱旋歸來時,做了盛大隆重的歡迎,接待全體官兵到台北乘花車在鬧市中做勝利遊行,並安排了三天的慶功宴,參觀、遊覽,並贈送紀念品與獎金等等,其他各種殊榮不及一一備述。
八、尾語:如今半個世紀過了,雖然物換星移,但當年雅龍艦鯁門島海戰驚險刺激的場景,仍歷歷在目,不免懷念起艦上的第一位英雄當然是梁天价艦長,他在率艦作戰時因機警驍勇,平日領導統馭有方,平易近人,贏得官兵由衷愛待,他籍隸四川省射洪縣,民國三十三年在金陵大學唸書,為了抗日他投筆從戎,效力海軍,先後經歷各級艦長,艦隊長,艦令部副司令,兩棲部隊指揮官及聯勤總司令部中將副總司令,退休後還轉任欣桃天然氣公司董事長,民國八十三年由於長年操勞輕微中風,於八十五年九月逝世,享年七十三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OC NAV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