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萬蓀同學海軍官校畢業40週年回顧與感言 海軍官校畢業40週年回顧系列

邱萬蓀同學海軍官校畢業40週年回顧與感言   98 02 06

壹、   前言

民國54年9月1日午後在母親與兄長知陪伴下,第一次踏上左營之土地,在由中海路軍區大門到海官校精神堡壘間的這一段路,感覺特別的遠,沒想到往後左營的路更長、更遠。就這樣我與左營結緣,自民國62年至今,整整近38年均住在左營。

貳、   入伍

民國54年9月份到陸戰士校入伍三個月,在那裡受訓期間的磨練,雖事隔數十年,但仍記憶猶新,現每天傍晚經煉油廠繞中海路世運主場館散步,均會看到陸戰士校的圍牆大門,雖該校房舍已更新,但在那受訓的往事仍常湧現,現僅回憶數事:

一、                入伍期間由於活動量大,每餐雖吃2-3碗飯,卻似乎總未吃飽,但菜、湯均已見底,似乎每位同學都很能吃,記得結訓返家後體重增加約10公斤,讓家人奇怪不已!而往後在軍中再也沒有這麼重了。

二、                入伍時編入第四連,連長為官校學長陳玉梅,因納編演習作業常不在營。副連長為老行伍出身,對我們這些官校入伍生要求頗嚴苛。記得有一晚緊急集合,由學校跑至楠梓陸橋再折返,讓同學體會到跑馬拉松之味道。

三、                入伍時我是第8班之尾(學號為96號),但一班12位好漢,如今已有鄧國勝、殷卾生、楊大安三位班友已作古,想起再操場一起操練的往事,不禁悲從中來。

參、   官校教育

由於官校學生來源有預備生、保送及聯招等三個途徑,雖均為高中職畢業之學生,但教育頗有差異,因此在校就讀期間,有的讀書很輕鬆,有的很辛苦,不知目前學生程度為何?但我對官校教育制度有幾點感想,敘述於后:

一、   官校教育為培養未來海軍軍官,而採之”通才”教育,雖然暫時滿足海軍所需,但卻與民間大學之”專才”教育程度愈拉愈遠,致使中年由軍中退伍後,無謀生之ㄧ技之長,求職極難,不知目前官校是否以分科分系,採專才教育,以符合時代所需。

二、    官校採學長、學弟及學習幹部的管教方式,制度雖好,能在學校及培養學習領導統御之能力,但仍有少數不肖的學長利用權柄欺侮學弟並視為樂事,影響學長學弟畢業後在軍中之感情。

肆、   軍旅生涯

由航海學校初級班結訓分發任職至民國80年8月30日退伍,經歷如后:

一、    艦艇部分:

經歷秣陵、戴雲、中程、高雄、中練及華陽等艦,由於大多服務於後勤艦艇,因此各外島諸如南沙、東沙、金門、烏坵、南竿、北竿、東(西)莒及東引均曾踏上各島遊歷一番,這是一般平民百姓無法做到的,而在海上暈船之苦,現在想起仍覺痛苦。

二、    陸上部份:

經歷後勤單位:一、二、三及四造船廠,金門大武山雷達站一年、二軍區一年及輪校三進三出,並在那退伍。

三、    因本身才疏學淺、貪圖安逸、不思長進,軍旅生涯20於年不曾有國防部、海總部的經歷,因此於民國80年8月30日即被淘汰出局,而結束軍中生活。

伍、   退伍謀職

民國80年8月31日自軍中退伍後,雖僅40餘歲,但缺一門專精之技能,而軍中生活又與社會脫節,要想謀求適當的工作實非易事,幸賴長輩及親友介紹下,曾做過三個工作,茲略述如后:

一、        經長輩介紹下進入一家科技工程公司擔任”倉管”工作約兩年,該公司老闆為民進黨員,公司員工約20餘人均為民進黨員或人頭黨員,僅我一人例外。在那工作期間戰戰兢兢,幸無差錯,且曾因倉庫搬遷,準備妥當,全公司員工停工一天即順利搬遷完成,次日照常供應材料上工,而獲得公司嘉獎並贈3000元獎金,惜不久因公司經營策略改變,採外包施工,廢除倉管而離職。

二、        自行謀得一人力仲介公司,擔任外勞管理員工作。在高雄民族一路,建築工地與泰籍外勞近300人生活兩年,工作雖輕鬆,但屬於長時間無法離開工作單位的工作,這兩年我一切自由旅遊可說均停止,全天候命,也因在仲介公司工作,才了解到仲介剝削外勞的嚴重程度,及管理精神苦悶的外勞不易,增加了在社會之閱歷。

三、        民國86年進入永豐餘集團下的高雄紙廠工作8年餘,並在該公司限齡退休,在該公司擔任總務期間是我在民間公司工作時間最長,工作最穩定、自由的一份工作,雖仍有工作壓力,但幸賴在軍中歷練參謀作業能力及採購技巧,使工作變的頗得心應手,每天工作均輕鬆愉快。

四、        民間基層人員的工作負荷均很大,但薪資待遇卻較公家機關差,且隨時有遭解僱之危機,故能像我這樣順利領得退休金的,恐怕也只有永續經營的大公司才有此機會。

陸、   家庭生活

早年軍中待遇菲薄,我在軍中又常不在家,幸賴內人辛苦持家,並在子女年歲稍長就學後,外出工作貼補家用,使我無後顧之憂而專心軍中工作,實在頗為感謝。目前一女二子均已成年就業可獨立,唯均年過30尚未婚,引為憾事!

退休後居家生活一切歸於平淡,內人在左營莒光居住30餘年,相鄰好友較多,每隔數月內人與我即愉快的參加鄉鄰間組團的旅遊活動,使我常有機會到台灣各地旅行走走,增廣見識,舒展身心,似乎退休生活較往更為舒適有樂趣。

柒、   結語

我今年已60好幾,但耳不聰、視不明且常忘東忘西,一切均不如年輕時了,幸好還有一份軍中月退俸可領,使老年的生活衣食無缺,足以溫飽過日子,實在感謝老天爺。感謝中華民國良好的退休體制,使我們這群老人能抬頭挺胸,悠閒愉快的生活。

 

溫在春拜讀邱萬蓀同學畢業40週年回顧與感言後註釋: 98 02 06

民國87年2月1日,本人於驅逐第二艦隊艦隊長一職任滿,即調任首次由中將官階降編少將之國防部人事次長室助理次長兼執行官〈民國87年2月1日至89年5月1日〉,有感於三軍官校招生困難,主在學無所專,未分科系,既有系名過於軍事化,青年學子不易了解與認同,無法與社會及大學接軌,畢業後進修碩士不易及退伍後謀職困難在參謀總長唐飛一級上將及副參謀總長兼執行官夏瀛洲上將以及人事次長室次長陳金生中將(陸軍官校58年班)的全力指導與支持之下大力推動整合三軍官校分科分系及成立國軍人才招募中心本人奉命兼任國防部國軍人才招募中心籌備小組小組長及專案召集人,籌備小組於歷經三個月的籌備後,於民國87年10月下旬帶著議題與問題,由本人率團參訪日星兩國,雖然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所到之處,受到日本自衛隊地方聯絡部(相當於我國之後備司令部)東京、京都與大阪招募中心與新加坡國防軍招募中心熱烈歡迎與禮遇,訪日全程由日本自衛隊前中部地區司令松島中將陪同。團員們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以及鍥而不捨工作態度,感動了日、星兩國將領與招募人員,乃傾囊相授招募標準作業程序(SOP)與策略,是一次極為成功的招募學習之旅。我們帶回了豐碩的資料,成果遠超過預期,獲總長唐飛一級上將表揚。返國後復參考美國三軍招募組織架構,完成了國軍人才招募中心編裝架構,組織規程與標準作業程序,國軍人才招募中心終於由無到有,於民國88年1月1日掛牌成立。民國88年7月14日軍事教育條例在國防部人事次長室努力下,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其第二條規定:軍事教育為國家整體教育之一環(註:本條文軍事教育為國家整體教育之一環,為本人擔任國防部人事次長室少將助理次長兼執行官時,於民國八十八年五月立法院國防委員會一讀軍事教育條例草案時提出,經委員李鳴皐同意,在黨團協商中得以列入)。

三軍官校於民國87-89年在國防部人事次長室指導與管制下,經多年努力,各校分別由教育部核准正式分系,招生工作趨於正常化,招生素質逐年提升,達國立大學標準。至今海軍官校計分海洋科學學系、船舶機械學系、電機工程學系、應用科學學系、資訊管理學五個系,學系教育採學程制精神,以群組的整合課程,跨越數個學系共同設計一套完整而精簡、實用之專業教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友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