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官校58年班畢業40週年回顧專輯 我經歷賽洛瑪颱風侵襲高雄之回憶 58-賴蒲臨

我經歷賽洛瑪颱風侵襲高雄之回憶    58-賴蒲臨
    
    民國64年左右,同學們隨著歷練與升遷,在艦艇服務者所擔任職務,多屬一級艦部門主管,或二級艦副長、輪機長。我也在民國65年底奉調離高雄港口管制所所長,派任中啟艦接替同學黃明雄兄副長職。前往報到後得知,該艦機器裝備甫經四廠定保完工,即將駛返左營整訓服勤。接下來的日子,就是馬不停蹄穿梭在南北各港口及外島之間,奔波服勤或參加演訓任務。我的艦長企圖心旺盛,特會標任務,一任副長下來,家雖然回的不多,但對兩棲專業知識和領導統御的磨練,卻長進不少。
     
   民國66年7月中旬,我艦納編南運駐防高雄十三號碼頭,南台灣正值酷暑盛夏,在無冷氣空調的LST上工作生活,除用水不缺外,倍極辛勞。官兵們的上衣,因不斷流汗,經常附著一條條白色的鹽巴結晶。只要不是出海的日子,晚餐後,我和艦長一二一輪流放假,可騎機車返家外宿,第二天上午派工前返艦。若逢我留艦當職,入夜後除偶和鄰艦同學往來外,經常倚在舷邊上風處或碼頭廣場散步,寧願受那愛河特有帶腥臭味的海風吹拂,也不想留在艦內,與悶熱及含柴油煙味的空氣為伍。『扯這些和賽洛瑪有何關係?』,別急!馬上就來了。
   
   7月22日夜晚電視報導,呂宋東方海面的TD已形成颱風,正朝向巴士海峽而來,命名為賽洛瑪。隨著距離接近威力增強,已由輕度轉成中度颱風。海軍當局依規定宣怖開始防颱後,各艦均陸續就防颱位置,完成防颱準備。高雄港的新濱、四廠和十三號碼頭,壅進不少大小艦艇,甚至有遠從馬公駐防,而趕來避風的稀客~DD艦數艘進駐新濱。此時各艦都將錨鏈、鋼絲纜派上用場,以加強艦首尾的繫泊,其餘各纜則加三、加四不等。甲板以上裝備,凡該固定或罩帆布套者,均再以纜繩纏繞綁緊,一切按規定執行,靜待颱風遠離警報解除。看港內商船碼頭及航道中怖設的水鼓,情況亦復如此,船隻繫靠均已滿檔。當時正逢台灣經濟逐漸起飛之際,十大建設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以我在高管所服務時所親見,每天錨泊高雄第一、二港口外海,等候進港裝卸的商船,都有十數艘之多。報關行職員為商漁船進出港,持單至本所申請通過港口者,絡驛不絕。如今在颱風來臨之前,港內壅塞之情景,可想而知,夜晚時分,整個港區在各型燈光的照射下,煞是浪漫迷人。

   七月二十四日傍晚,電視報導氣象局研判,颱風在夜晚通過巴士海峽後,將續朝東沙方向行進,對台灣威脅因而減弱。隔日清晨碼頭早點名時,天空灰暗陰沉,偶兒會吹來一陣稍大的風,其他並無異狀。因本艦靠泊在十三號碼頭東側內檔,我顧慮颱風帶來的風雨與值更人員安全,命理事官派人收起舷梯,將艦首大門打開放下跳板,設為梯口以利本艦與鄰艦人員進出。0800按時集合升旗派工,大約0820左右,我正立於主甲板,看帆纜頭率人搬動舷梯位置,突然狂風大作,天候變化太快,鄰艦梯口棚桌已被吹倒,值更官兵單手扶著軍帽,手忙腳亂地搶拾被吹落的航海日誌,顧此失彼的動作很是狼狽。碼頭陸軍四六運指部旁,搭建供運輸官兵休息,與放置裝載台板的的簡易遮陽(雨)棚,棚頂塑膠波浪板已被吹破,霹靂叭啦聲此起彼落。浪板碎片在空中隨風亂飄,本艦主甲板上空也是其飛翔舞台,人員若被碰到,後果不堪設想。現在回想寫起來好像不急,但事變當時過程,卻只僅短短一兩分鐘。
   
   我身旁的理事官艦務長張乃文是拼命三郎型人物,他邊跑邊揮手大喊人員速下住艙,我則轉身登上扶梯直奔舵房,命航海士官廣播關前大門,甲板工作人員須戴鋼盔穿救生衣,並通知機艙給前大門接電。說時遲那時快,大門還未關好,天色已變昏暗,狂風夾雜大雨由天而降,頓時視界降低,能見度模糊約僅兩百公尺。此時艦長也來到舵房,看大風大雨只增不減,遂命輪機隊啟動主機,全體就進出港部署,艙面各纜人員分別至一隊及後住艙待命,並配戴電話與指揮台保持暢通。冒著風雨登上指揮台,放眼四顧,只能用狂風怒號,水波滔天來形容,腦記突然閃出小學課本裡『天那麼黑,風那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此時港內早已湧起波濤滾滾,浪頭白浪花覆蓋了水面,其上又蒙上白茫茫一片被吹起的水霧,與狂風豪雨混雜一起,分不出是海水還是雨。
   有兩件插曲讓我迄今印象深刻:其一、港務局一艘拖駁欲駛入愛河靠近主航道旁的船渠避風,當拖駁左轉尚未對正渠道,很快就被吹得船首調轉180度,以尾前首後之姿節節後退,朝我艦尾不斷接近,看來它的車舵已無法抗拒颱風的威力。所幸在距離我鑑20公尺時,終於左轉調頭停靠在海軍交通艦前面避風的合字號旁。當時若被撞上了,只有解編進廠航修一途。其二、在十一號碼頭靠泊的一艘貨輪,繫纜繃斷,艦首被吹離碼頭,僅靠尾纜支撐左甩右擺,幸賴拋下前錨始渡過危難,但船與碼頭已成九十度,橫跨在航道上。
    颱風風向在九點鐘左右逐漸轉變,風力也慢慢減弱,前後約經過九十分鐘,來得快去得也快,並未感到颱風眼帶來的焚風現象。後從媒體得知。賽洛瑪一路沿台灣西岸北上,中午從台中出海,往平潭方向瀟灑絕塵而去,給台灣留下莫大的災害損失。事後官員們在官廳閑聊,均認為我們靠泊之處,是高港避風最安全所在之一,從地形上看有如藏身在井底。故我的井蛙之窺,小天小地,不登大雅。聽到緒華兄談及有關賽洛瑪颱風吹襲左營港的過程,才真是驚心動魄。幹海軍一輩子,能有他那種體驗也不容易,這一套帥氣的海軍軍服確實沒白穿。
  
   賽洛瑪颱風離開後一週,七月三十一日強烈颱風薇拉,惶不多讓,又從台灣北部登陸。一週雙颱,一南一北,可把台灣搞慘了。天災!摧毀了多少人的家園夢,讓多少高官達人及公務員們,為此忙得暈頭轉向食不知味。回想當初災後重建,全民一起來,淚水、汗水和辛勞,淹不住內心充滿的信心與希望。拿它來和近十幾年相比較,那因『人』引起的紛紛擾擾,社會亂相,人心的鬱悶,應更勝於颱風症候群的十百倍不止,人禍之患的隱喻,雖不中亦不遠矣!聞報載高港十三號碼頭業已被高雄市政府收回,擬改為休閒觀光區。回看過去六十年來,有無數的軍人,他們參與保國衛民的故事,都和這十三號碼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今後談來也只能徒留回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友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