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參加了 曹恆泰

我參加了

原來不孤單

九月九號上午八時正,老婆騎摩托車載我到了楠梓客運車站,接著叮嚀幾句,叫我不要戀戰早點回來,就驅車離去忙她的事了。進入車站要購票的同時,有一位年齡與我相仿,同樣穿著紅上衣的婦人與帶著可能是她女兒的年青小姐,坐在候車椅子上面對我笑著說,上台北啊!,我還沒注意到,不知道她在對我說話,看到她比了一個倒扁手勢,才領悟到原來是同路人,這時我才驚覺到原來我一身要露宿街頭的穿著及打扮那麼的明顯。本來以為南部人要上去抗爭的不多,因為曾經做過向同學試探過的經驗,反應很冷淡,所以以為大概就是如此,因此有好孤單的感覺,連帶也使我判斷場子可能會很冷清。由於我準備長期抗爭,所以身穿紅衣,帶著睡袋,簡便行李袋上還掛著小摺疊椅,頭帶遮陽帽,這一身的行頭,有心人一眼就可以望出我要幹什麼!

以為南部人反應冷淡,可是照這種機率算,自動自發自費前往的人不在少數,原來一點也不孤單。只是希望如能有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去不知該有多好。在車上我一直在深思,為什麼同學們反應如此冷淡,是太平日子過慣了、抑或國民黨的教育(效忠領袖)發生了作用,或許是顧慮現職同學的關係,搞不清楚,越想越頭痛,乾脆不想了。                                                                                                                                                                                                                                                                                                                                                                                                                                                                                                                                                                                                                                                                                                                                                                                                                                                                                                                                                                                                                                                                                                                                                                                                                                                                                                                                                                                                                                                                                                                                                                                                                                                                                                                                                                                                                                                                                                                                                                                               

紅色人潮

到了台北與張龍生相約在台大醫院捷運出口見面,有他相陪心想意志力會堅強些。約好是二點半,看看時間還早,就卸下一身行頭,一方面休息,順便想補捉一些紅色人潮鏡頭。其時在搭捷運時就看到了許多穿紅衣服的人,有老有少,有年青人、有攜家帶眷的,還有中年人,推輪椅帶著應該是父親的老人,總之形形色色,幾乎每節車箱都有10來個之多。有跟我一樣在台大醫院下車的,也有在中正紀念堂才下車的,與我同車那對母女就是與人約在中正紀念堂,所以沒走在一塊,就互道珍重凱達格蘭大道再見。

不好意思見老大哥

50年班學長劉榮三曾經在年班網站留言,希望本年班有同學共赴盛會,約好2時正在中正紀念堂會面,賴子也提醒我跟他連絡一下。由於沒有同學響應,我自己也無法確切掌握時間,所以不好意思跟他連絡。心想心裏有這回事,到時留意一下就行了。我到了台北已經兩點鐘了,與張龍生約好相見時間是兩點半,自然無法與他們相見。

台灣真小

到了會場已經紅海一片,聚集的人潮以我的經驗估計已有15萬人以上,由於時間還沒到,人潮尚在從四面八方不斷擁入,向凱格蘭大道聚集中。在廣場中已經擠滿靜坐人潮,我與張龍生跟本擠不進去,只好找到一處兩個流動廁所間,約1/2大的空間臨時就地坐下,看看情況發展再說。在這麼一丁點大的空間,擠了2位中年婦女,一對約模70歲左右的老夫婦,一位40多歲的中年人。雖然地方小,但空氣對流良好,有樹蔭遮蔽所以感覺清爽涼快,很適合聊天,說也奇怪,雖然大家都不認識,但卻很容易打成一片,七嘴八舌就聊起天來,當然主題離不開『垃圾扁』這個爛人。在聊天的過程中,自然會逐漸增進彼此間的瞭解,沒想到這位40多歲的中年人,居然曾經與張龍生的媽媽打過麻將,原來他是與張龍生同一個桃園眷村長大的子女。知道臺灣有多小了吧 !

納斯卡線

約麼過了一個鐘頭,人潮擠得水洩不通,人民開始覺得不耐,感覺好像自動順著廣場兩邊人行道流動起來,人太多的關係,自然會產生推擠,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在我們狹小的空間打出一條通路,他們破壞了沿著人行道邊緣圍起的不鏽鋼鋸網,也就是所謂的蛇龍,直接跨越進入另一條繞行道路,我與張龍生一看情況不對,這個地方呆不下去了,就收拾行李,順著人潮行動起來。說實在的我帶了全副的武裝,那麼重,根本就走不遠,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下起大雨,我與張龍生如釋重負般,趕緊找地方躲雨。心想老天爺還真保佑阿扁,為什麼國運老是這麼差,想想看,若孫運璿不中風,蔣經國不早逝,內賊李登輝登不了基,台灣會那麼亂,經濟會那麼差嗎?

話題扯遠了,我們回歸主題。在躲雨的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原本以為人群會被這場雨打散,可是仔細望向人群,只有少部份人在躲雨,大部份的人群自動穿上雨衣打著傘,密密麻麻朝著一個方向在移動,好像要離去一般。我以為人群真的要散了,後來看新聞報導,才知道原來施主席,因大雨要取消納斯卡線的遊行活動,聽說是被群眾逼迫繼續遊行的。那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正是跟著施主席在繞行納斯卡線的人群,他們最後又回到了凱達格蘭大道繼續靜坐。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場面令人動容。民進黨一定想不到,那個爛人讓人民積怨有多深。

只要不離開終會見到面

休息了一會兒,雨停了,我們加入遊行行列,當來到了中正紀念堂大門,在門的右側聚集了一批人群,有人叫好,有人興奮,好不熱鬧,原來是名嘴張友樺(還有其他名嘴)在民盟搭建的小行演講台上爆料,我喜歡聽這些名嘴爆料,所以跟張龍生商量,他繼續遊街去,40分後指明見面的角落會面,如果不指明清楚,在烏鴉鴉的人群中還真不容易發現對方。聽完友樺爆料,接著賴世葆上台繼續揭弊。台下每個人聽得津津有味,就算大雨也澆不熄人民的熱度。看看時間該跟龍生兄會面了,轉頭出場,看見一個人朝著我望,總覺人很面熟,再仔細一看,一頂紅帽上有校徽,我馬上認出是50年班學長劉榮三。我們雖然沒見過面,但是在該年班網站上看過照片,加上心裏有這麼一回事,所以馬上就認出來。我們寒暄了幾句,因為要跟龍生兄會面,沒多聊就互道珍重。其時雖然人多,但只要不離開現場範圍,在同一個場子人來人往,終是會碰面的,第三天我與張龍生又與他無意間遇上,大家還一起合照,共同見證歷史的一刻。

九九紅潮學生是主力

這次的九九紅潮,與以往的選舉造勢及抗爭活動,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民是完全自動自發的。經費是人民捐助的,不但如此,當參加行動時,花錢一點也不心疼。其次是年齡層次逐日降低,而且有擴展成為學潮的趨勢,從0915的圍城遊行中,可以證明學生已經站出來了,尤其是中學生,這一點我的感觸最深,為什麼?因為我到台北,在冷熱煎熬的三天當中,看到熱情的民眾,並未因刮風下雨而兌減,也並未因上班而終止。所以心想這個活動不差我一個,可以回家休息了。所以就在12號回到了家,結束了三天的激情。不過說實在的,人在家中心卻是在凱達格蘭大道,每天抱著電視就等某人下台。看到電視報導,倒扁總部宣佈了15號圍城計劃,心裏又在盤算要不要參加?怎麼走?找誰作陪?有這個動力,只差催化劑。到了14號晚上,吳董的太太打電話來,問說15要不要北上圍城嗆扁,我馬上附合說當然要,順便反問『怎麼!想通了!還是也受不了了』。這位吳董,開一家肉鬆製造廠,專供應台南高雄的批發商,所以非常忙碌,我們理念接近,很投機也是多年好朋友。0909我北上曾經邀他一塊,但因生意實在脫不開身無法成行。所以我以為他想通了回話消遣他,沒想到不是這麼一回事。後來聽他太太說,原來是他女兒非要爸爸帶她去,吳太太說如果不帶她去的話,保證三個月不跟她爸爸說話。好了就這個樣,有了太太(內人請假)、吳先生及她女兒做伴,我們四個人開了一部8人座的小巴士,先到台南送貨再直奔台北。回過頭來,為什麼我說有擴展成為學潮的趨勢,就是從上面的例子看到的,前一陣子建國中學學生站出來,接著是北一女的小綠綠,他()們用手機傳播倒扁簡訊,很快的就形成一股風潮,吳先生的女兒就是這股風潮下的先進者,要知道她才高一呀!

人民會自動的換班

在這場運動中,民眾參與的熱度能夠持續下去,到今天已經第九天了,還維持一個相當人數的程度,究其原因,除了良知的覺醒外,有一個很重要自發性的方法,那就是人民會自動的換班,想一想如何辦到的,以下是我在靜坐場聽到的對話,你看完這一段敘述,就完全明白了。譬如有一位媽媽,早上作好早餐,讓先生、孩子安心的上班上學去,一切就續後,大慨早上八九點穿上紅衣,這位媽媽出門了。台北的捷運真的很方便,很快就到了現場,在現場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不想呼口號,可以當義工服務人群,中午有免費便當吃,下午在人群中激情一陣子,很快就到了要做晚飯的時候,這位媽媽撥了一個電話,給老公『老公!我回去作飯了,你下班直接到現場好了,如果公公孩子沒什麼事,我再到現場去找你,哦!對了!現場有便當,晚飯你就在那吃好了,要不等回到家,我再給你弄消夜吃。』就這樣完成了換班的交待。當然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換班方法,你到了現場,就可以聽到許多奇特又感人又聰明又驚喜類似這方面的事情。

當媽媽的不好惹

0916號聯合報A5版有一篇報導『阿扁小心,當媽媽的不好惹。』我引述其中一段話;女人上街怒吼震天,從來不是政治街頭常客的女性,是反貪倒扁靜坐到昨天圍城行動中,最不可忽視的堅定力量,孩子的未來、生活的艱難,許多嗆扁女人的心聲,這種基於真實生活的憂慮及怒氣,不是政治動員與意識形態所激發的能量可比擬。許多從不理政治的家庭主婦,這次開啟了她們人生的民主實戰課業。

掛著滿臉汗珠的張月英站在倒扁大軍必經的公園路與館前路交叉口,站在制高點,揮動雙臂,帶著一波波前進的群眾大喊口號,她拔高的聲音一喊,民眾莫不聽。有阿美族血統的她一聲「阿扁」,大家接著喊「下台!」張月英說,「阿扁小心,當媽媽的不好惹。」

從新竹北上的張月英帶領口號生猛有力,她說是平常在孩子學校當志工指揮交通喊出來的,她每天做完晚飯後搭車由新竹到台北倒扁,藥劑師老公在家帶孩子,他告訴張月英:「我們在家看電視給妳加油,妳去改變臺灣歷史」,張月英的孩子上小六及國二,她不想讓孩子學會阿扁說謊、A錢、說話不算話、奸詐、不認錯「每樣我不准小孩做的壞事,阿扁都做了」

什麼是 People’s Power

若你沒參加這場圍城之戰,可能很難體會到它的力量。就算文筆很好,能夠妙筆生花,會讓讀者認為就是如此,反而脫離了真實。總之現場體會到的那種感覺,會令人震憾、感動、又激情。

沒有動員,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族群藍綠,幾十萬人也許上百萬,同時走上街頭,只是為了表達一個相同的訴求,那種畫面讓我不盡熱淚盈眶!尤其在人群中,當你聽到一群穿著中山女中制服的學生,吟唱著「國之四維」,大家就跟著唱「國之四維」,然後是「禮義廉恥」,又跟著唱「禮義廉恥」,「四維不彰」,跟著唱「四維不彰」,「國乃滅亡。」,又唱「國乃滅亡。」,「總統無恥!下台!」,唱「總統無恥!下台!」就這樣重復的吟和,直到遊行完畢為止。各位試想是什麼力量,使大家如此一致,這個力量就像火山爆發流動的岩漿一樣,如果沒看過岩漿流動的景象,那請你看看0917 TVBS 2100全民開講,有好幾幕人民紅潮流動的景象,簡直就像岩漿流動的一樣,觸目驚心,這就是 People’s Power ,它的能量,像山洪爆發排山倒海一般,可以摧枯拉朽,扁政權灰飛行湮滅是遲早的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友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