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軍62敦睦遠航奇緣 海軍官校58年班徐國楷

我的海軍62敦睦遠航奇緣    海軍官校58年班徐國楷

   事情發生不管結果如何,都不是單一因素造成的。話說民國61年初,我從「武康」的艦務長調到「太昭」,仍擔任同樣職務。那時「太昭」納編在南巡,駐防澎湖測天島,擔任運補護航任務。她是俗稱的老太字號,柴油主機,省油、機動性高、保養容易,是支隊裡的甘草,幾乎無役不與。因為勤務太多,沒有時間好好的補漆,船身上灰漆深淺不一,像是偽裝。為此,還被艦隊長修理。

在此之前,有一次休假北返,一位同學介紹他的鄰居給我,是個在台北工作的女孩。她打動了我的心,下定決心追求。那時電話連絡不易,通信、交通均不方便,自己官階也低,除了外島根本不可能調到陸地工作。只靠魚雁往返,成功機會渺茫。

上天疼傻子。那時接到留美軍援班招考公文,我挑了招訓人數最多的班次報名。目的不在出國受訓,而是希望爭取到位於大直外語學校,為期半年的英語儲訓班。藉此,得以多親近那個女孩。承副長大力支持,以代替我輪值航行更為條件,勉強徵得艦長同意准假,得以赴左營應考。經過筆試、體能測試和試壓,終於得到參訓機會。本以為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每週有更多的時間和女孩約會。結果事與願違,過沒多久,她透過介紹人傳話,說我太「悶」,不適合她。這是我第一次失戀。

在儲訓班期間,我任職的「太昭」於民國6111月除役了。那時在艦令部管小官人事的是官校同隊的學長,他把我放到海灘總隊,總算是有家可歸。

結訓後,到了海灘總隊沒多久,正逢接艦潮。一些陽字號的官員都被派出去,船上出缺不少。我不喜歡海灘總隊的環境和氣氛,想乘此機會脫離。一日在碼頭遇見一位同學,是「富陽」的反潛官,已奉派出國接艦,空缺待補,但是艦長是全海軍最兇的。

以前我在「太原」跟過這位艦長,他面惡心善、要求嚴格,但都是為了海軍,延續海軍傳統。況且在他的指導下,著實有長足的進步。當下就請同學安排引見。現在只記得面談時,他問我,「我很兇,你不怕嗎?」過沒幾天,民國624月我就成為「富陽」的戰情官。

正因為「富陽」在艦長的領導下表現優異,得到了62敦睦的機會。當時和我們同行的是「文山」軍艦。這次敦睦的行程,比起我們畢業遠航要近得多。少了澳洲和紐西蘭,增加了越南和新加坡。

好事總發生在最後一站-馬尼拉。第一晚在大使館的歡迎酒會,和我同一放假班的兵器長,巧遇他夫人的大學同學,時任三等秘書。介紹了大使館裡一些未婚小姐和我們這些未婚小官認識,大家年紀差不多,也談得來,當然要在開放參觀日邀請她們來艦上玩。雖然在那只停泊三天,還是建立了好印象。

回台灣後憑藉書信往返,逐漸升溫情感。終於在我調任總部的次年,643月底她從菲律賓過來看我。見面情意重,會親、求婚、獲允,立即訂婚,同年8月結婚,一氣呵成。

原本種下的樹苗,希望得到橘子,意外結出了蘋果。從此展開我們28年的婚姻生活。此期間偶有意見不合,總能溝通化解。兩人同心協力,勤儉建家,雖未致富,也算有個小康局面。小孩大了以後,她也和我一起在童軍團義務服務。她的個性溫和、內斂,長於手工藝,少說多做,交到了不少好朋友。團裡辦的國內外旅遊,我們也都是同進同出。

     最遺憾的還是她在退休後的一年,因胰臟癌於民國92年母親節過世。她出自於長壽之家,岳父母過世時已屆85。旅居馬尼拉的兄、姊均逾70,而她竟未能跨越花甲。是因為我照顧不周嗎?現在想起仍然自責與不捨。活過半百以後,才體會出,人生就像走入一個不能回頭的迷宮。行進中,有很多的機會和轉折,每一個選擇導致不同的結果,但是沒法重來,也不能後悔。

這一段婚姻,和最近剛結束的一段感情,其發展和結果其實多少都有受到命理師影響。「成也蕭和,敗也蕭和」。而我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以後有機會再續成另一章,向大家報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校友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