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海軍58敦睦艦隊訪菲追記 海軍官校58年班學生溫在春 原文刊載於中國海軍月刊—中華民國58年第12期

 中華民國海軍58敦睦艦隊訪菲追記       海軍官校58年班學生溫在春

                                                                      原刊載於中國海軍月刊—中華民國58年第12期

    民國58年六月九日至六月十二日這四天,中華民國海軍五八敦睦艦隊所屬三艘戰艦DD19驅逐艦、DE27護航驅逐艦與PF33巡防艦載著海軍官校58年班應屆畢業生於訪問泰國曼谷、澳洲達爾文、凱恩斯、雪梨、墨爾本、伯斯與紐西蘭威靈頓後,由澳洲北部達爾文港越過赤道,回到北半球,駛抵菲律賓馬尼拉港訪問,與宣慰僑胞。菲國馬尼拉港是我們出國兩個多月來訪問的最後一站,也是難忘的一站。因為我們深深覺得這兒的華僑比之泰國、澳洲、紐西蘭更有組織,更來得愛國。因而旅菲四日,最令人難忘,最感人肺腑,最令人留念的不是馬尼拉彎羅哈斯大道的晚霞與落日;不是菲國總統府內精美細緻的大理石雕像;不是倫尼沓公園、中國公園美麗迷人的風光;不是聖托瑪斯大學古老的建築與濃郁的天主教氣氛;不是美軍公墓的莊嚴肅穆;不是菲國國父黎拉紀念館的殘垣斷壁與歷史文物;不是素有小碧瑤之稱的塔斯泰火山湖的名勝;不是菲國卡羅特海軍基地的巡禮;不是馬尼拉灣口,美日太平洋之戰哥律西多島上悲壯史實的戰爭遺跡-那不成型的碉堡,彈痕累累滿目悽然,令人慘不忍睹的日本軍營及叢林中的巨砲;也不是菲華各界豐餚美味的酒席,而是菲華中最有組織、最熱情、而又最負責的中國男女童子軍-一批年輕有為,充滿著愛國心的青年學生及社會熱心人士。我相信敦睦支隊的全體官兵人人深有同感,這是無可置疑的。

     菲華童子軍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應該是艦隊抵菲馬尼拉碼頭的首日,當艦隊徐徐靠泊之時。看碼頭上萬頭鑽動,貼滿了菲華各界歡迎我海軍蒞埠訪問的標語,種類之多真是琳瑯滿目,讓人有目不暇給之感,而場面之大,也是我們泰、澳、紐、菲四國八大港口訪問行程中所僅見。在歡迎場面上有菲國官方代表;菲華僑領;菲華學生代表;各同鄉會技藝團體;菲華軍中同志會…及菲華童子軍代表,各團體不下三十個,總數千餘人。但其中最醒目,最令人有親切之感的是菲律賓的中國童子軍。因為他(她)們手中不獨飛舞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而且制服上亦繡有鮮明的國旗與中國童子軍的標記。我相信他(她)已深深地以做中國人為榮;更以身為中國童子軍為最大光榮。啊!乘長風破萬里浪,太平洋、印度洋上萬里巡弋,走訪四國八港口,有什麼能比遇到心存故國的華僑更來得親切與快慰的呢?雖然我們都是陌生者,但黃色的皮膚,留著中國人的血,大家都是炎黃子孫,僅此一點,我們的心靈早已結合在一起。因此形式上我們雖互不認識,但內心的一致是無法否定的。

     不久艦隊平穩地靠泊上馬尼拉十五號碼頭。我們感到最高興的事,應該是菲華年輕的一代都會說標準流利的國語。原來菲華僑校不下百餘所,由幼稚園到大學一應俱全,且華僑子弟們都以上華僑校為榮。因此在菲國四天中,我們語言上的隔閡大大減少。故有些不會說英語,平時不甚活躍的水兵,竟也積極展開國民外交工作。看他們有說有笑的,娓娓道來,國內繁榮進步的實況,再聽聽菲華純正的國語,剎那間,我彷彿已來到純中國人的社會;又彷彿回到了台灣的懷抱。如此,大家即是炎黃世冑,又說的是國語,無形之中,我們的感情獲得了昇華。但由於菲國官方歡迎儀式尚未開始,我們彼此僅能隔著碼頭一水與菲華交談,並報告他們有關我們此行的任務。不用說,他們早已在菲華僑界各報得知我們來訪的消息。並且因為我們的來訪全僑界為之振奮鼓舞,紛紛出錢出力安排我們的訪問行程。而期間出力最多,終日陪伴我們的是日行一善的中國童子軍。他們有組織、有紀律、肯犧牲、肯負責。據說為了我們的來訪,中國童子軍駐菲分會不知開了多少次協調會議。因為各僑校都以能多派出優秀童子軍參加服務為榮,但是名額總是有限的,因此能為我們服務的都是男女童子軍的佼佼者,其中不少曾代表我國出席在菲國舉行的世界童子軍大露營,亦有不少因日以繼夜地參加菲華瑜美大樓的救難工作表現特優,榮獲菲國總統馬可仕的銅質獎章。

     當歡迎儀式完成之後,敦睦支隊宣佈開放參觀。熱情的童子軍們於是展開了他(她)們的服務工作。童子軍參加服務的共三組,總數百餘人,每組由資深童子軍領隊。一組根據所安排的節目引導參觀,訪問與遊覽;一組在碼頭與艦上服務;另一組為沒有社交活動與拜訪的官兵導遊,在這些領隊童子軍中,不但個個具有領導統御才能,尤其難得的還具有拿手的表演天才,為我們訪菲活動頻添了不少樂趣與活力。同時,也使我們在旅途中享受了不少迷人動聽的菲國歌謠。

     菲華童子軍服務組的總領隊是位年近七十歲,滿臉皺紋,兒孫滿堂的老華僑,一位年輕時即加入中國童子軍立志獻身社會服務工作的鬥士。別看他年近古稀,但有的是精神,有的是熱情。每當祖國海軍來訪,爭著為海軍服務的總少不了他。訪菲四日,我總是看到他那樣地虔誠,又是那樣地和藹可親,令人尊敬。工作之時,卻總是默默的以身作則,以身教代言教,領導著青年童子軍為我們效勞。因此童子軍中沒有不尊敬他;也沒有不聽從其指導的。尤其難得的是我們訪菲四日中,他從早到晚,一天幾乎有十六小時,自始至終率領著一批童子軍日日陪伴著我們訪問、參觀、遊覽名勝古蹟。尤其更令人感動的是每天天未亮,我們還未起床時,他早已率領著所有的童子軍來到碼頭,來到艦上,準備為我們服務。直至夜半十一、二點,我們結束了一天的訪問活動,回到船上,他才帶著疲憊的身心,倦得發紅的兩眼,帶領著男女童子軍返家。此情此景,越覺得童子軍服務精神的偉大與感人,我們只有更加鞭策自己,用我們更壯大的軍容,努力為國爭光,以免辜負了男女童子軍誠摯的服務。

     在艦上與碼頭服務的男女童軍中,有不少是未滿十歲的小學生。別看輕了他(她)們,以為他們年紀小,必不管用。記得有一次我自外訪問歸來,正擬登艦,突遭站在梯口的幼童軍擋駕。問明原委,原來由於登艦參觀民眾過多,第一梯口,不勝負荷,故開放第二梯口,以利一進一出。猛一抬頭看,第一梯口寫著「出口」兩個大字。帶著尷尬的心情,我走向第二梯口,目視著在旁值勤的幼年童軍,但覺好笑,又不得不佩服他們這種大公無私的負責任精神。因為他們對海軍尚且如此,對於非艦隊人員那更不用談了。菲華童子軍組織之強,責任心之重,由此可知。無怪菲國上下,無不對中國童子軍另眼相看。

     六月十二日晚間九點,支隊在菲華各界千餘人歡送下起錨返國。這真是難忘的一刻,來時我們都是陌生者,但四天的相聚,炎黃子孫的血統,已使我們結合在一起,由陌生而相識,由相識而相知。特別是與我們在一起,生活了四天的夥伴-菲華男女童子軍們。因此短暫的相聚,竟令人有依依不捨之感,當童子軍們高舉著火炬唱著「一二三、三二一、中國海軍得第一。一二三…中國海軍得第一」時,大家再也抑不住內心的激動與離別的傷感。努力想著!想著!,我們能給他(她)們些什麼?不知何時,一批夥伴們將自己白制服上的勳獎章標、榮譽章、官校校徽、小海錨、釦子、航行帽、水兵帽丟向了碼頭。童子軍們見了真是如獲至寶,高興的歡呼「謝謝」。於是大家群起仿效,但見官生兵白制服上的配件,如秋風掃落葉般地飛向碼頭。這是心靈的結合、祖國的呼喚。目視碼頭,但見一批批年輕的華僑童子軍,戴起了中國海軍的航行帽,又掛上了勳獎章標、配件,顯得精神抖擻,好不威風。而航行帽上絲綢做的中華民國國旗與車繡的軍艦代號,乃至階級與海軍軍官學校校徽,更給他(她)們帶來了莫大的鼓舞,他們以得到祖國海軍白制服為榮,更以身著海軍白制服為傲。有些同學為了成全他(她)們,索性將自己白制服與肩牌一併贈送,只剩下身上穿的這一套。終於有不少童子軍如願以償,得到穿白制服的榮耀。離別的時刻終於來臨,彩帶繫不住歸心人,大家在唱著「珍重再見」的驪歌聲中,任彩帶斷去,任眼淚直流,逐漸地,碼頭上熟悉的面孔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別了,菲律賓的華僑與中國男女童子軍們!我們願如你(妳)們所說的:「願海軍們明年再來。」「願祖國山河早日重光。」是的,中國海軍不會忘懷你(妳)們的熱情,相信來年我們會以更壯大的軍容重臨菲國,看望諸位的。啊!菲國四日遊,別來已近四個月,如今我已由海軍官校畢業,每念及諸位,感觸良多,僅作此篇,聊表個人對菲律賓中國童子軍的最崇高敬意。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十二月於左營海軍專科學校初級軍官班受訓謹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OC NAV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